公共需求驱动下佛山醒狮的兴盛

2021年01月07日

佛山醒狮逐渐频繁展现于各类大型节庆、庆典、文艺会演等场合,成为展示时代风貌、宣传集体形象的工具符号。如《佛山市风俗志》载:“建国后,法定春节放假三天,外地工作的亲人回家与家人欢度春节。初一这一天,有舞狮或舞龙活动,向节日照常营业的商店、工厂等单位拜年。”《顺德县志》载:“建国后,一些城镇单位和乡村生产大队设有舞狮队伍,在国庆、春节和欢送新兵入伍等日子起舞助兴。1960年,县工人文化宫成立青少年武术、狮子队。”个体的记忆与公共志书的记载相契合,1936年出生的佛山本地人、醒狮文化研究者余婉韶回忆:“孩提时代我就喜欢看舞狮,从50年代初开始,每逢传统节日或重大庆典,都少不了要组织醒狮队贺庆,或采青表演,或会演比赛。”部分技艺精湛、经验丰富的舞狮人得以有机会参加大型文艺汇演和醒狮竞赛,赵荣、陈锦即是代表性人物。“1956年,他(赵荣)率栅下狮子队,代表佛山地区参加广东省业余文艺会演,亲自表演了《狮子采灵芝》”,此外“两位老人(陈锦和赵荣)之所以有鼓王和狮王的美誉,是因为1956年他们代表佛山夺得了广东艺术节传统狮比赛的冠军。”在各类集体需求的驱动下,佛山醒狮从民间存续的自然状态转入国家社会承认、鼓励的公开化、公共化展演状态。


从伴生于醒狮表演的狮头扎作行业的发展也可窥其一斑。1949年之初,佛山有广华声、娱声、麦平记等多家扎制狮头的店铺,1956年在合作化时期组成生产互助组扎制狮头,1958年又与其他私营个体手工艺户合并成佛山文娱工艺合作社,直到1969年转型为佛山市乐器工艺厂(即今得声乐器有限公司),成立由狮头班、狮鼓班组成的专门化生产车间。据林明体统计:“1951年,全市扎制狮头约300只,60年代增至1000只,70年代为3000只。”狮头扎制行业的发展,得益于国家社会对于地方狮舞的公开承认和正向推动。


佛山醒狮兴盛的背后,则是民间狮舞习俗的悄然转型。据1957年出生于西樵的黎钜明听老一辈师傅说,新中国成立前后一段时间,在热闹的春节传统节日,南海的里水、大沥等地会举办生菜会,邀请醒狮参与表演,后来慢慢衰微。民俗学者叶春生曾回忆:“解放后,舞狮子挨家挨户去拜门采青的风俗没有了,只是不少村与村、队与队之间,还保存着以狮子队互相拜年、贺喜的习俗,然后在广场上进行上述各种表演。”醒狮开始变身为辅助表征国家意志、社会形象和集体精神的媒介,作为民间习俗的狮舞则趋于弱化乃至隐匿。为了维持这种集体需要,工厂、乡村兴起醒狮训练。老一辈舞狮人赵荣(1908-1978)“在佛山铸造厂、纸箱厂、丝绸试样厂、无线电三厂和山紫村、栅下南普村任教舞醒狮,光是栅下就有徒弟一百多人”,可见工厂、工会的工人成为了佛山城镇醒狮的主要传承者。而这得到了主政者的倡导和强化,“20世纪50年代末、60年代初,广东舞狮门派很多,很难统一、协调。当时中南局书记陶铸曾叮嘱广州市总工会,要把广东工人舞狮组织起来,丰富文化生活。”行政指令进一步促进了醒狮发展,使醒狮步入有组织、有梯队、集体化、统一化的传承生态。